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都是有毒的

这是一篇真实的服装电子商务公司集团职场狗血故事,因为故事稍微有一点点长,但又不是那么太长,所以分成上中下三集,有趣味请逐渐看看吧!

~故事的起初~

想必要先交代一下背景,话说二〇一三年年终时,本来在某大地产开发公司支行的出品研发主旨作项目谋划主任的劳作,年初时一头因为要办婚礼,另一方面因为集团二〇一三年直接没签下项目,所以一切子集团团队被检查,公司总部要对子公司的人口结构作些调整,当初带自己进商店的大主任也可能有异动,所以…五个月试用期满时,我要好主动提了离职。

辞职回家办完婚礼又休息了半年,这半年里,也是我爱上群众点评社区的开始…每一日睡到自然醒,吃吃喝喝玩玩写写,生活好不惬意…不过闲久了总会腻的,就像工作久了也会觉得烦想休息,于是2014年中的时候,我又动了再次回到职场的念头。

江湖的事体就是这般奇妙…当您起心动念,往往老天爷就会如此巧地帮你安排机缘,不管示好是坏……..

想要重临职场,我连51job都还没开,就发了条朋友圈,说打算再次来到职场,过两天,微信上一位情人敲了自己,告诉自己她店铺在找人,要找个电商的首席营业官,问我介绍人,问了问工作内容性质,负责的系列跟集团将来的动向,外加问了工伊犁河平,我半戏谑地回他:「以你说的这种要求以及要担负的内容那么多,我认识的人里好像唯有自身最符合要求,不过我太贵了,你们这薪资假设翻倍,我就来作。」

原先只是半高兴的话,没悟出自己爱人当真了,立马跟自家要了简历,发给旁人在香江的小业主,说真的,当时本人不觉得会成,因为…翻倍耶…一般都不会接受的吗!?

结果没悟出,看完自家的简历将来,这位人在香岛的老总大喜,立马请我对象安排面试,本来是要等首席执行官从香港(香江)赶回的,没悟出,这首席营业官急阿!竟然就控制用电话加上录像面试了,不过碍于网速慢,于是…所谓的录像面试,是指把录像打开,看了自身的长相一眼,然后接下去就都用电话面试了~

首先通电话面试之后,基本上总裁早就当场控制要用我了,就让我朋友初步跟自身谈薪水,不过也基本同意我开出的工资标准,一毛没砍,急吼拉吼的当即就订了让自身就任的小日子,然后起首各个安排电话联系,中期的店铺环境人员认识之类的…

登时说好的职务,是公司日本东京分公司的营运主管(老总),但实质上当时迪拜子集团里曾经有一位营运老董(这里叫他L)了,而且胃口也不小,跟我还曾经有些渊源,这位营运CEO在此以前是在某名牌河北供销社的品牌里面作电商营运首席执行官的,当时在业界也是迫不及待挺有名声的,后来因为有些作业,所以从该商厦离开,沈潜一段时间又被这家集团的经理娘找来上任,之所以说稍微渊源呢…是因为台妹PK当年刚来迪拜办事时待的那间贵州人开的电商公司(对!就是自身一年前在迪拜818曾经8过的欠款欠薪上亿倒闭的这间公司),里面有个河南人总主任,后来跑到了L工作的这一个店铺,取代了L的地点,接替电商营运首席营业官的岗位,也就是把L给踢走了,当时两间商店的人士相互是认识的,更何况电商领域这么小,所以L也听过自家的名字….

有诸如此类的背景,老实说自家对此跟L一起担任香港分店的营运总经理是有顾虑的,虽然说个别负责不同的项目跟方向,不过头衔都是营运老董,双头马车本来就难跑,更何况…有历史渊源在,所以在还没进这间公司前,我就先跟L打过照面聊过也互换过,先自己一番….

本认为,应该就如此进了合作社,和L一起推展集团业务了,没悟出,在自己进商店前几日,大半夜里,凌晨十二点半,首席营业官从香港打了对讲机来,气急败坏没头没脑的跟自己非议了一大堆L的不是…..

类似是说L能力不行,L拖延业务,L仗著公司集团是他建立起来的,威吓首席营业官如果业重要减少他的权杖,这他会带所有人走,更严重的是,主管还披露她怀疑L和她底下的团伙有贪污嫌疑,于是主管告诉自己,为了让自己进集团后好工作,做的也开玩笑,不用搞人事斗争,他作了决定:「随即开除L!」当时自家就傻了…真是电光火石阿!

这是发生神马事情….也太腥风血雨了吗!!!

于是乎,从自我接受自己朋友跟自身说她集团要招人,到业主面试我,到自己过完生日8/14入职,短短半个月的时日内,我就成了这一个港资上市公司大公司迪拜分公司的营运老董老董,而且说的夸张点,因为自己主任基本上不在新加坡,然后L又被开掉了,于是日本东京分公司我作主,行政、财务、公章也都本人一把抓,说白了…我实际就是香港支行总主管了…Orz

2014年1月14日起,我最先了本人职业生涯当中(自己创业的不算),第一次职务最高权力最大但同时也最短命的一段工作经历……..

~新官上任第一天~

入职的光阴到了,怀踹著不安的心境,按照老总的指令,入职日当天近早上自我到了集团,为啥要到早上才到吧?因为主任说…他要先派人进公司整理被开掉的L留下的事物,然后安抚一下店铺内部心情…

那首先天到职,就进展了紧急的一天,主任召开全公司会议,让全公司的员工认识我,接著又叫来了出纳财务,还有总集团的董事长特助、行政老董都一起,把整公司全公司的行政人事、业务划分、财务意况全体都跟自身说明了三次,接著又表明了一大堆的类型统筹以及履行进度,消息量虽大但差不多仍是可以消化,唯独一点不了然,在经理各类跳跃性思考以及信息交换当中,提到了集团的股东结构时,我整个听的云里雾里,接下去又涉及企业所享有的品牌在天猫上开的店,帐目结算不清?

原后Tmall的款项是汇到公司入股股东之一的商号帐户里,因为该品牌原本属于这多少个股东集团旗下,后来因为私营创办公司,所以该品牌的网路经销权交给了公司,并归到了时尚之都支行的工著作种旗下,不过因为天猫的帐号注册所属公司和银行帐号不可能换,加上各类各种的缘由,所以Tmall上销售的收款迟迟没有入迪拜支店的账面当中?

皇冠直营现金网官方网,当钻探到这些议题时,主任起先语焉不详了,一下说没事,还没汇入这是因为还没跟股东公司对帐,双方还有欠款关系;一下又说可是如故有备案要未雨绸缪开新的天猫店,以免大家撕破脸….

听到「撕破脸」三字我就傻了,撕破脸?不是公司投资股东之一吧?怎么会撕破脸勒?

这是自家先是天到职,整个公司的社团和往返故事都还没搞通晓,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如合了然老总这番话,正想多问两句深切摸底,首席执行官又风风火火地拉著特助和财务们离开店铺,留下我一胃部的疑问……

虽说本人心里有疑难,我要么遵守著和首席营业官娘谈谈的规划跟进度初始举办商店各项人事、工作的整顿,没悟出,入职第一天,总裁告诉我的这一小段话,竟然是将来各样狗血事件的起始………….

~莫名封仓事件~

个么接续前面说的,新官上任的本身一进公司不免俗地就起来询问公司里的各类档次进度和性欲情状啦!

大抵,在我进商店的即时,集团里的情况是这般的,2014开春法国首都子集团刚成立,然后前任营运主管L,负责搭建起企业的装有行政、财务、人事架构,并且展开工作,这多少个工作量是一定大的,而且不仅是事情方面的行事,行政阿、财务阿、人事这么些业务也霸占他重重浩大的年华,导致工作的推展和功绩不甚美好,这也是自己老董从来诟病的,但说真的同样身为实践人士,我一定了解L当时的难处…

唯独既来之则安之,前朝臣子犯下的一无是处,我肯定不能够再走相同的道路,更何况我还要面对L留下来的协会所会爆发的抵御心里…..

是的!后边说了法国首都分公司团队是L成立出来的,意思乃是,整个电商运营加上客服部门集体,全体都是L的人,包括电商运营单位的牵头,也是跟了L很多年的老下属老同事,包括L在内,一整票人都是从五湖四海外地来迪拜奋力打拼的小后生,还有甚至是农家、亲戚的,这我们领略的阿!团队老大莫名其妙被业主一夕撤换,然后又空降了一个脸生的江西籍首席执行官,他们何人会服?

自家心中有准备,所以也不打算用高压政策去管理,一先河就理性怀柔,一一跟我们联系工作内容,强调自身是来帮衬我们解决问题的,并且主动协助每个小主持重新设计下半年度的营销计画,教他俩怎么处理眼前各类遇到的疑难杂症,公开公平和平的态势,也好不容易在辛劳的境况之下,开个相比较好的头…

没悟出才进集团不到一周,正当自身和所有人都联系好接下去的工作方法,第一件狗血情形暴发了,我经理前脚才刚离开法国巴黎回蒙特利尔、香港,后脚新加坡分公司位于卢布尔雅那的货仓就出现象了!

前边说了,我集团是集团里的新加坡分号,负责新媒体电商业务,以及从公司股东集团转移过来的数个品牌的网路经销权,可是我们知晓的,卖东西的电商嘛~肯定是要有仓库的!这是内需很大的半空中的,像香港城区这种寸土寸金贵的要死的地方,是不容许有仓库的,这怕是自身立时那公司地方是在虹口,这种地价相对方便的地点,于是,为了省去成本,香港分公司的仓库是设在青岛萧山的,这里有集团股东之一,也就是我说的本来拥有那一个品牌的上市集团的大厂区,因为是公司投资股东嘛!厂区空间又大,于是就切割了一个厂房出来给我们公司当仓库了…

自然都是自家人,这种节约成本资源共享的业务很正常,就像是我们也常会遇见的,某某人家的孩儿从老家去大城市里念书、工作,投靠在城市里有房子的亲戚,住在人家家里的一间房间里,付点意思意思的房租,搭个伙之类的,既省去成本也有人照应,这本是喜事一桩,没悟出,竟然闹出了各样事情………………..

那天上班,我仍旧正常地早晨早早到商店,泡上一杯咖啡吃著早餐,先河看著邮箱里所有报告公事的信件…接著刷刷点评论坛,然后再发几封邮件,开了一五个小会,清晨懒得出门,同事就帮自己带中餐回来,没悟出,这样平静的一个工作天,到了中午自家却收到主任特助从蒙得维的亚打来的对讲机:「PK大阪仓房被封仓了!」

嗄!?封仓!?啥情形…我只了然公司欠款付不出租金或是付不出货款,会被房主或是供应商堵住仓库门口封仓,就像我当时在充裕倒闭的台商电商公司里遭逢的事体一样,怎么一个财务体质健全且银行现金多多的集团也会生出这种事???

这实在太让我感叹了,接下去伯明翰仓房主任的mail来了,封仓意况清清楚楚图文并茂地告诉了,他何以在一早到仓库上班时,看到仓库大门被厂区另外上了一把大锁,以及南京厂区总裁(也就是公司投资股东之一)透过厂区经理员工表达,未制止有人非法偷运货物出厂,所以必须封仓的信息….

这下可好…搞电子商务的怎么能被封仓阿!每一天都有订单每日都要出货的,这工作人员进不了仓库,货品也出不来,这就是宏观被迫截至出货啦!要出事的~天猫要被外人负分滚粗,京东一号店也都要赔违约金的阿!

业主一句话:「PK你是香水之都子公司的头,南京仓房也归在您上面管的,你要立时去马斯喀特釜底抽薪这事。」

于是乎我立即喊了店家的驾驶者,当天下午径直奔往大阪出差,可是到底干什么会封仓?我一切一头雾水,于是拨了通话到日内瓦,向老总的特助及行政老总领会情形…终于了解一切故事…..知道这一个,在她们急吼拉吼让自家连忙到职前,并没告诉自己的故事……

~豪门恩怨纠葛~

在店铺的哥开著车载我狂奔在前往阿塞拜疆巴库的连忙道路上,我通过电话、微信,起初完善的精通,整个故事的始末…

先是要先说到商店公司的结构组成…我首席执行官,恩…不可能说太明,是个商界卓殊有信誉的大有名气的人,大陆人,可是商界关系得以说是全非洲竟然散布美利坚同盟国的,于是和这所有多品牌的上市集团(在此称A公司)私营创制了自家小卖部的总公司公司(在此称B公司),私营建立新的事业体,A公司是大股东,不过合同上明言了自我首席执行官出任董事长担任B公司的高管,拥有运营及人事任命权,且是终生制的董事长,除非B公司股东会议经过撤换…

而是A集团的背景相比较不简单,大家懂的,豪门恩怨嘛!A公司说起来其实应该算是家族集团,老爸和幼子共同干的事业,外甥年纪虽轻,不过都是海外归来的,野心十足,对于B集团拿走了多品牌以及新媒体经营权向来不是很服气,在自己主管担任B集团主管之后,重振建立起B集团的各项成就后,就从头思索,要解除我高管的权位,收回各个业务的经营权力….

这本是我们之间的恩怨,没悟出战火却忽然延烧开来了…….

先是B公司座落南部城市的分集团,里面有几位来自于A集团的老臣,趁著我老董以及行政组长、特助人不在南方时,趁机政变夺权,拿走南方城市分行的公章、并且很快高效转移南方城市信用社的拥有现金资产,接著在未经B公司官方股东会投票决定的现象下,A公司的父子档私自背著我主管私自以B公司最大股东身份,发表了不合法的股东会决议,表明自己老总已遭撤换,不再出任董事长及总监,命令B集团旗下全中国的子公司不准再根据我老总。

下一场就暴发了马斯喀特仓房被封仓事件,意思说,为了以防万一自我首席执行官转移资金,所以必须封仓…

你们说我晕吧!你们上层豪门恩怨我管不著,我香港分公司的电商工作得运营阿!你们叔伯四姨吵架别妨碍小孩的例行出勤上课阿!

于是乎狂奔到德班的中途,我尽力地搜集著格拉斯哥仓房属于B公司时尚之都分公司正规运营的素材,伯明翰厂区必需要开仓让我们例行运营,否则就是违纪的证据,但不采访不晓得,原来阿塞拜疆巴库仓房的租借,根本未曾签合同,更扯的是,仓库运营半年,竟然没交过一分房租,说是因为都是自家人(股东关系),所以一切简单,房租也可经过股东、集团、分公司间的中间划帐处理,所以直接都是『方便』行事!

是阿!方便工作!这是在没吵架时有利于办事~现在吵架了,撕破脸了…却从未合法凭证要人何以能处理吧??更何况南方公司还时有发生政变夺权事件,甚至有吓唬威吓的类暴力事件发生,首席执行官都配置了保全公司黑衣猛男陪同我去阿塞拜疆巴库了,这可肿么办才好吧??

心里不安地到了伯明翰,立马和阿塞拜疆巴库仓房总经理会面前往厂区内仓库,本来都搞好了也许有冲击的心绪准备,没悟出,进了厂区上了楼,却发现,仓库大门下边这把此外被锁上的大锁竟然一度拿掉了!!??我和仓库总经理一头雾水,领著一帮黑衣猛男保镖进了库房,简单地巡查了两回仓库里面的物件有否短少,然后仓库首席执行官就抢时间要预备将一大批要调度调货的货物布告货运来取件了,本以为仓库被打开了就没事了,没悟出货运一来几箱货品要出仓时,又出问题!

厂区老董看到我们要从仓库出仓十几箱货品,登时出台来拦了!说上层规定,不准仓库大批商品出仓,我和库房组长都急了,这批货物是要调度寄往江苏增援青海支店的电商销售的,所有广告及推广资源都排好了,货品寄到黑龙江也要几天,不出货就要来不及了,于是我起来联络相关人员询问到底是怎么又不准出仓,凭什么不准出仓,这是大家友好的仓库阿!

一联系才发觉,原来又是各个「方便工作」惹的祸,原来半年来,南京仓房这边大批货品出库,都并未所谓的「出库单」,行政流程不正规阿!所以A公司的股东就以此为由,加上A公司身为格拉斯哥厂区的领导者,指出没有「股东会」同意的正统出库单,都不能够出货,否则就是非法转移店家资产…

这下可好,看来我得直白去找最上头A集团的小业主了…

负责A公司底特律厂区的人,是该公司CEO父子档中的大儿子,我拿到这位「董」的email和电话之后,起头疯狂地发信、打电话、简讯表达自己身为B公司日本首都分公司的主任,必须保证日本东京分店的各种事情健康推展,此批货物并非非法转移店家资赶,而是B公司子公司正常营运所需之调货…

是因为我是新就任的主管,而且仍旧由自己总裁直接亲自任命,A公司的业主们一向不认得自身,那些夜晚,各样Email、简讯、电话的交流真的是令人脑子交瘁,到终极大阪厂区的领导,丢下一句:「既然如您所说,你是B公司香水之都分公司的CEO,这您应有负责B集团新加坡分公司的具备事务进行推进,以及合法保全公司资产,固然这批货物是确实正常营业调度,那你全权决定及负责。」

当即已经是三更半夜了,我收到这则信息,心情舒畅,以为这关过了,货品可以健康出库了,结果…我真正是图洋图森颇,没有跟大家玩过这种勾心斗角的游艺,真的一时之间看不出这句话背后的血汗及味道阿~

~少主心计挖墙角~

在科伦坡解救封仓出库大作战第二天上午,我和库房首席执行官一早就进到集团了,准备好这批货物要调货出库的所有信件往来以及有关文书材料,又一次地跟科伦坡厂区安全总经理沟通允许放行,但是虽然手头的文书齐全,安全主办仍是一脸纠结,一再重复著那句话:「那个是天经地义的股东会同意的公文呢?」

自我看现象实在不行,再两遍电话互换阻止大家货品出库的源头,贝洛奥里藏特厂区的把头,也就是A公司父子档总裁中年纪小小的的那位少主,电话里,少主话不多…最终结论是:「这样啊!你早晨某些半到自身办公室来一趟,我们谈谈。」

为了让必须出库的制品出库,我不得不在预约好的命宫,前往该少主的办公,基于「安全考量」我经理让仓库首席执行官(男生),陪同自己联合去,一进到这位少主的办公室,我愣住了,诺大的雕栏玉砌办公里,巨大的书桌前边,坐著一枚一脸稚气眼睛圆溜溜大大的小鲜肉,是的!真的是个娃娃脸的少主,差不多也就27岁最多…年纪小自己许多岁,可是却是位「董」!!!(没办法,何人叫他老爸是公司创办者)

她坐在庞大的豪华董事长椅上接见我,话不多,态度还蛮客气的,仅试探性地让我自我介绍,表达一下自家的背景,以及聊聊目前B公司迪拜分号的各样业务及跨公司里面的各个事项,在和她张嘴当中,我隐隐约约觉得,事情没那么粗略,尽管他身为B公司股东,向公司子公司的总裁明白事情背景理解企业业务是自然的,但是从她咕噜噜转的大双目,还有沈默寡言却一脸心事的神情里,我判断,那位长相稚嫩的小鲜肉少主,心里绝对再打其余主意…..

约末30分钟的粗略讲话完毕,我一再强调这批出库货品,相对不是要非法转移店家股本,在此以前营运老董L(当时实际上只好推到他随身了),因为忙于香港分号的建构和事情推广,在存储管理的进出库行政流程上,一时疏忽没有即时确立完整序列真的不对,不过目前,弱势这批货物不出库调往甘肃,这将面临高额损失(有青海方面的email为证),我以身为香港分行主任身份,签字同意出库,请阿德莱德厂区放行,后续将即时开端收拾伯明翰厂区仓库进出库行政管理制度建立,以及进销存的两全盘点。

听见我这样说,小鲜肉少主,貌似终于允许那批货物出仓,可是同意的还要,请仓库总监先离开,说是有事要再跟自己多说两句,仓库老董离开之后,小鲜肉少主眯著眼睛看著我,问我知不知道公司里暴发什么样工作,他这问题一出,我心想不妙…我这刚进公司的高阶主管,貌似看来是不可防止的即将被卷入漩涡之中了,当时自己不得不「装傻」,但又不可能「真傻」,我的回答是这样的:「说真的,不管公司发出什么工作,对我而言,我的天职很简短,我就是把香港分行的作业运营好,整顿运营架构,提高业绩,推动项目发展,我的个性很直讨厌各样暧昧不明的事情,该肿么办肿么办,相对都是依法依集团确定工作,请X董放心,我相对会珍贵好集团资产,让公司运营更上一层楼。」

听自己说完这话,小鲜肉少主,貌似依然不是很乐意,他又偏著头想了想,跟自身说:「好,希望您说的话是当真,希望您叫PK,是因为你在事业上会PK,而不是此外地点会PK,这您先回去吧,然后,你什么样时候回日本首都?回日本首都前,我们恐怕要再谈一回。」

挖哩勒!什么叫做回东京(Tokyo)前还要再谈三次,那下真的大事不妙!我嘴里应承著说,大概中午四五点起身,另一方面,两回到仓库,我当下交代好仓库总经理准备出货,拿著我签名签好的货物出库单,直接坚持不渝所有合法要出库,有问题就说科伦坡厂区的小业主已经允许出库了,接著我立马收拾东西,发了一条简讯给小鲜肉少主,告诉她东京(Tokyo)这边有天猫延迟出货的紧迫业务要拍卖自己必须立时回到新加坡,接著快马加鞭跳上车让车手带自己离开厂区,直奔迪拜!!!

果然,我才刚离开维尔纽斯厂区,车子刚上高速道路不到15分钟,电话响了,小鲜肉少主打电话来了…一开口就问我在哪,要求自我随即掉头重返拉斯维加斯,这是公司总公司的通令,有自身主管被公司总集团转移董事长及老板的执行命令要自己签名。

我傻阿!我怎么可能掉头~

这就是个圈套阿,尽管我不是那么那么懂法律,但我哪些都了解,有她们这时独资的合同协议在这里,明言自己首席营业官的董事长职务不是说换就换的,而我老董没到位股东会的情况下,A公司以B公司最大股东的身份,自行开出的董事会命令,我怎么能接吗?

于是,我各样蘑菇各种假意说迪拜这边的作业异常紧迫必须重返,请小鲜肉少主mail给自家就好,我先看看理解一下是如何情况,接著假装高速道路收信不佳挂掉电话,直到回到新加坡前,完全不再里会小鲜肉少主各样夺命连环call外加微信音讯,回到迪拜未来,才回微信说,「已经回到时尚之都,信件收到,一切依政党规定的王法处理。」这种不选边站的中性回覆。

接著…我就吸纳小鲜肉少主继续来打探迪拜分公司的事体,比如说,行政和财务归谁管?还跟我问法国巴黎分公司全公司人的微信和电邮,我答复行政跟财务也是本身管,至于微信跟电邮,我回复他:「前任营运老板许多业务没接通清楚,我才刚到职一周,很多事务还在厘清当中,迪拜分集团刚经历主管突然被更换,已经动荡不安,此时不宜再有其余影响。」

此消息发出后,小鲜肉少主回我:「同意的。」接著就没新闻了…

但事实注解,年纪小,不代表心机少,人家可是商界老手养出来的幼子,在海外喝过洋墨水的,此次政变事件,插足的也不少…怎么可能就如此随便罢手…..

后续下集: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都是有毒的!(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