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里的梦电子科技

电子科技 1

(1)

雨,淅淅沥沥。

雷丽双手把一本厚厚的书抱在胸前,站在校园体育场馆楼梯下的门口,满怀情感地瞅着深情厚意的雨。

细长的雨丝在路灯的照耀中,如少女飘柔的金发。她沉浸在那如诗如画的高校夜景里,如痴如醉…

那是在一个星期日的夜晚,十点钟左右,泡在体育场馆里看书的雷丽,被一阵清凉惊醒过来。她标准反射似地抬头望了一眼窗外,不知从哪天初阶天下起了蒙蒙,悉悉嗦嗦的。单衣薄裙的他,夏天的夜寒使得她嘴唇有点发紫,紧接着又打了一个寒颤…

雷丽站起身来,整理一下投机的衣裙和一头漫漫秀发,拿着那本未看完的书,来到教室管理人士面前,打了一张借条,准备带到宿舍里去看。

她把书紧紧地抱在胸前,“噔”、“噔”…地走下楼来。

“嘿!我那边有一把伞,要不…你不介意的话,大家一同走呢!”一位看起来瘦高、很俊朗又文明的男生不知不觉地赶到了他的身边,带几许爱慕的话音对雷丽说。

“不!…”她本想解释说自己不是怕雨淋,而是想单独欣赏夜幕路灯下的雨景。

“别不佳意思!把伞拿着吗,你协调打,我淋着。”男生望着她那秀丽的面颊惊疑的双眼,没有待他说完话,拿着伞的手一向伸在了她的眼前。

“那…”雷丽从诗意般的心绪中清醒过来,瞧着前边那位一米八七左右男生俊俏的脸,迷茫中,自己的脸刷地红了起来,想拒绝他的一片爱心,张开嘴却说不出话来。

“走吗!我没有带书,不怕雨淋!”男孩见他不好意思的旗帜,把伞撑开,再度递给她。

“噢!”她不禁地伸出右手接过伞,“不佳意思!”

幸好他的唤起,她才回忆自己的怀抱还有一本书呢。

雷丽特喜欢听雨点打在伞上的鸣响,“塔啦塔啦”的,还有那吻着双脚的水泡,凉丝丝的,感觉很愜意。

雨,越下越大。四周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加上几个人的足音,使得高校的夜显得至极安静,路灯的光晕让湿润后的草木泛着柔和的光。雷丽又沉迷在美妙的雨打万物的点子之中…

雷丽打着雨伞,男生淋着雨,五人无语,保持着区间并行,从此拉开了五个青少年的相识之旅。

男生是本高校电子音讯科学与技能专业的大一学生,名叫肖宇。刚到高校就读了八个多月的她,喜欢在小礼拜的夜幕到校教室看书。

雷丽学的是华语法学专业,与肖宇同年级分化标准,也喜爱在周五的夜晚呆在体育场馆里读书。

“哦!我到了,谢谢你的遮阳伞!”雷丽瞧着他被雨淋得像一个落汤鸡的旗帜,心里有几许过意不去。

“不用谢!偶尔淋淋雨,感觉挺好玩,好久没有如此爽过了。”肖宇含蓄地笑了笑。

“也是。再见!”她也笑意盈盈。

“晚安!”他挥挥手。

(2)

肖宇本次淋雨后胃疼了,发着烧。周末晚间,尚未治愈的他仍坚称着去了教室。馆里看书的人不多,悄无声息,偶尔会流传手翻书页的响动。

不经意间,发现下七日末深夜蒙受的那位女孩子,正坐在靠左边窗户的位子上,认认真真地望着书,乌黑的长发披肩。

她找了个靠右侧窗户的空座位上背后地坐了下来,与他相差几米远,怕自己的到来会侵扰她读书的空气,那种想法可能是他自作多情。但不知怎么,明儿中午的她,六神无主地机械地翻着书页,心始终不可能静下来。是和谐胃疼头疼的来头?依旧其余有其他原因?此刻的她心中有一种不能言说的滋味。

肖宇手捧着书眼望着窗外,秋霁的苍天群星灿烂,月光洒满了高校。周围的百分之百突显尤其圣洁,这所有感召力的景色不知不觉间促使她重新翻阅起手中的书来。

稀里糊涂的青葱岁月,随处都是诗。大学时代的他俩向往着前途美好的生活,在那块神圣领域里,寻找新知识,增强自己的本领,为贯彻自己的可以而努力学习的还要,那朦朦胧胧、如歌如画的爱意也开始在她们各自的心灵萌芽。

这是生理方面的自然规律。对美好事物的感觉到,无论是夏天里小草的嫩绿,仍旧夏日里的荷塘月色;无论是春季里那诱人的结晶,仍然夏季里的嫩白白雪;还有那小鸟的一声啾啾,以及翠柳上的鸣蝉…都会激励他们心灵这美好情愫的涟漪。

人世间中的爱情他们得以耐心的去等待,唯独光阴不会为他们滞留,总在你下意识间,悄然离去,颇令人痛楚。那是各样年轻人所要经历的必定进程。现实中,学士们的甜美爱情在结束学业后,往往事业与爱情双购销两旺的侥幸人儿如凤毛麟角,都归因于踏上社会行事后,各自的世界观随周围环境的转移而发出了改观,校园里的情意小夜曲就成了过眼云烟。

时光的步伐又飞速接近早晨十点,体育场馆里的人们初步陆续离开。

肖宇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头疼的征象感觉有所变动,他左边摸了一下脑门,烧退了。

她精神状态好了成百上千,好奇地朝左侧窗户望去~

雷丽正站着在重整书籍,亭亭玉立的身形似乎他在随笔里见过的白雪公主,又如清塘里的碧莲,清爽纯洁。

“你好!”

“你好!”

当相互的秋波不断,他们俩不约而同地向对方打了一声招呼。

“时间过得真快!”肖宇打破了少时的幽深。

“是啊!又快到七夕节了!”雷丽望了望天边那清澈的月亮…

他俩俩穿行在回宿舍的旅途,两旁的树枝叶间隙筛下斑驳的月光,诗一般的景点,令人如饮甘露,安心乐意淋漓。

“不佳意思,我怎么称呼您?”

“我叫雷丽,雷锋的‘雷’,不怎么雅观的‘丽’。”

“雷丽,很乐意,像一支出水芙蓉。”

“笑我?我不欣赏别人的捧场!”

“实话实说!”

“我忘了问你的名字?”

“本生姓肖名宇,年方十六,大一新生…”

“哦!看你一米八几的个头,年纪这么小?”雷丽眼里闪着惊疑的眼神。

“很几个人都像你一样享有怀疑的态势。”

“确实有几许。我与你同年级不一致系分化专业…”

“大家是师兄妹。”

“是姐弟吧!我当年十九岁啊!”

“那自己叫你姐吧!”

“岂成?现在就桃园结义那还差远呢!”

“也是!”他笑笑,“直呼其名吧!”

“暂且如此吗!”她甩了弹指间长头发,笑了笑。

“晚安!”

“晚安!”

她俩俩各自回到了宿舍。

绝色的校园静静地酣然在星月下…

(3)

星期五的上午某些,高校的体育馆上正举行着男人交情球赛。

比赛场面的周围,人头攒动,加油助威声不断。

肖宇作为大一的意味,正与大二球队拼杀着。他一米八七的身材,在球队人士中最令人眼。矫健的身躯,加上他烂熟的带球技术赢得广大女孩子的欢呼和阵阵掌声。

“大一队!”雷丽作为拉拉队伍容貌里的下令领头人,双手举着小红旗喊道。

“加油!”队友们随后迎合。

“大一队!”

“加油!”

待球队换场休息片刻的时候,雷丽公司几位女子给自己系的参赛选手送矿泉水,她是头一个给肖宇送水的人,通过本次球赛,她的内心有三三两两想当肖宇大嫂的意念了。

“肖宇,好样的!加油!”雷丽在呈送肖宇矿泉水后,晃晃她的拇指说。

“谢谢!”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喝了一口水冲她笑了笑。

下半场,肖宇表现得进一步非凡,投了多少个三分球,又抢了多少个篮板球,使原先的43:50翻盘为95:93而获胜。

大一全部师生齐声喝彩!

(4)

晚自习后的雷丽回到了宿舍,推开房门,室友们一块扎堆说笑着什么样,见他走进来,我们为止了讲话,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瞧着他。

“咦?你们刚刚可热闹着吗!见自己进入怎么不说话了?你们一定在说我的坏话!哈!是还是不是啊?!”雷丽笑着打趣道。

“雷丽,你明日一定吃蜜了,看你红光焕发满脸高兴的楷模,与日常大差异了!”任珍说完用手捂着嘴满脸笑容,瞅着他的双眼,半认真半心旷神怡的规范。

“没——有呀!”

“雷丽,你开口结巴什么!心里自然有鬼,哈!老实交代!”王珞假装一本正经地逗她。

“切!你们前日怎么了,个个不可名状的金科玉律,想拿自己开玩笑是啊!本爷奉陪到底!”

“姐,大家都在臆度你前些天给矿泉水的百般高帅男生与您是什么样关系。”林瑶走过去拉着雷丽的手温和地说。她是雷丽的知心朋友,她们俩以姐妹相称。

“哦!原来是那事情。有何奇怪的,我和你们一样,是在篮球比赛场地上刚认识的。”

“不会吗!你和他肯定早就相好了。比赛场地上你跟她这亲热的画面,还有他那双炯炯有神地瞧着你的眼眸,应该不会是头几遍碰面呢!我自学了心绪学,什么事情都逃不过我的肉眼的。快说他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级,学怎么着标准的,年龄多少,还有籍贯…”任珍的咨询连珠炮似地,“我们就是或不是?”

“我们是针对关注你出发的,好好地给您解析分析,别让那小子给骗了心思,到时候哭也为时已晚了。”王珞也在添油加醋。

“哟!你们真精神了!我是什么人?你们难道不明白呢?可别把自家当作三岁小孩!我可告知你们,本爷高校之间一心努力学习,不谈情说爱,保持男女之间授受不亲。”雷丽说着哈哈大笑起来,“你们又不是警察大伯,我从不其他任务给您们讲解怎么着,我哪些也不精晓!看你们把自己咋地?”

“哪个人说你在谈恋爱?你那不是不打自招吧?”任珍接过话说,“我可看上那多少个小子了,你若不肯定,我就去追他。”

“那是各类人的妄动!任什么人无权干预!”雷丽回答道。

“高高的树上结槟榔,何人先爬上哪个人先尝…”王珞小声哼唱着。

“百灵,来一首情歌呢!更有趣些。”林瑶最快乐听他唱带点少数民族风的情歌(也许是山歌),她想把宿舍的气氛换一下,对王珞提出。

王珞是来源于河南省东营古村里的一名女孩,她自幼受到自己父母的震慑,学会了成百上千首心情丰盛的歌曲。出色动听的歌声,就如山林中的百灵鸟在叫好,所以大家都叫他百灵,那么些雅号是任珍给她取的。

“百灵,来一首《苦命鸳鸯受相思》吧!大家联合来和。”任珍知道雷丽机灵狡猾,从他嘴里是套不出什么东西来的,想缓和一下氛围。

“好的!我唱一段,你可要接一段才有趣啊!”王珞最欣赏和任珍搭档唱歌,任珍粗旷浑厚的嗓音,有些许男孩子的意味,加上她超脱的个性,给人心目一种干脆痛快的痛感。

“她不接唱,我接!”林瑶大声道。

“什么人说自家不接唱?我后天的心情好着啊!林瑶你可别同自己抢啊!”任珍瞧了一眼正坐着看书的雷丽说。

于是他们轮番唱了四起~

王珞:

大家相爱网络里,说过不离又不弃。

殊不知命局嘲笑人,不让我俩在联合。

嗬哎我的哥啊,不让我俩在一块。

任珍:

大姐说过把哥等,现在丢哥一个人。

近日您要离开哥,越想越思心越疼。

哎哎我的妹啊!越想越思心越疼。

他边唱边走到雷丽身边,扭动着腰肢,用身体碰了碰雷丽。

雷丽心里很精晓任珍的打算:一是想缓和一下气氛,我们同住在一起,心里不要有哪些小疙瘩;二是休闲时玩玩一下,开春风得意心的有多好,想让自己接她前边唱。如果不唱啊,怕她们说自家心小;唱呢,又担心他们耍什么歪招。她望了一眼林瑶。

电子科技,林瑶向她点了点头,意思是叫他接在任珍前边唱,之后,转身把宿舍的门窗关起来,怕歌声影响其余宿舍的同班们休息。

雷丽站起身来,把书放在桌子上,待任珍唱完那段后也小声地唱了起来:

对不起来对不起,我也不想离开你。

哪个人叫命局揶揄人,并非妹家无爱情。

嘿哎我的哥啊!并非妹家无爱情。

任珍:

不怪你来不怪你,只怪姐夫太专注。

自己能清楚您苦楚,哪个人也不可能把你替 。

哟哎我的妹啊!什么人也不可能把您替。

他唱得很动情,声音逐步嘹亮起来。林瑶不断地提醒他声音小点儿。

林瑶待任珍唱完一段后,紧接着小声地唱:

虽说二妹要离开,心里永远把哥带。

不管妹走到何地,此生只把四哥爱。

哎呀哎我的哥啊!此生只把小叔子爱。

雷丽也萧规曹随着男生的嗓音接林瑶前边唱:

听着妹家那样说,四弟我就把心落。

指望早日能蒙受,我俩永远不离脱。

哟哎我的妹啊!我俩永远不离脱。

王珞:

堂妹在此把誓发,此生非哥妹不嫁。

即使违反此誓言,出门车撞雷来打。

哎哎我的哥啊!出门车撞雷来打。

任珍抢着唱:

大姐说话哥在听,此生非哥妹不跟。

听妹这话哥开心,我俩永远恩爱。

哎呀哎我的妹啊!我俩永远恩爱。

雷丽:

越说心里越是痛,话说多了无功用。

期望小弟把妹等,旁人再好心莫动。

啊哎我的哥啊!别人再好心莫动。

任珍:

此生只爱妹一人,外人再好不移情。

但愿鸳鸯来聚会,不再忍受相思情。

啊哎我的妹啊!不再忍受相思情。

“今早谁唱得最动情?”任珍唱完后笑着问。

“当然是百灵——王珞!”林瑶指着说。

“NO!NO!是任珍她要好。”王珞摇着头。

“不会是我啊!”任珍的肉眼牢牢地看着雷丽。

“你这样瞧着干嘛!色迷迷的样板。”雷丽大声笑着,脸上泛着羞红。

“哦!快十一点半了,该睡觉了。”林瑶看了看自己的无绳电话机。

“先天是星期日,不上课,你急什么!”任珍反对说,“大家再合唱一首歌曲吧!”

“前日还有后天的事体,爷身体差,就不伴随了,晚安!”雷丽说着脱衣上了床。

“她后日早晚和很是高帅的男生约会,要养足精神吗!”任珍笑着,“王珞,大家再来一首吧!我求你了!”

“五个人唱,没有趣味!仍然睡觉呢!我前天还有一个约会吧!哈哈…”

“你不会也是同那些男生吧!”

“很有可能!”

“去你的!单相思。”躺在床上的林瑶搭话了,“今儿晚上您就做约会的梦吗!”

“我认为你正在做梦吧!可惜我不明了她长大啥样子。你能给我讲述一下啊?”

“问她卓殊白问,还不如问下雷丽同学。”

“她正在做相思梦呢!问她,那等于光棍说媒——自个儿心里想着呢!”

雷丽把被子盖着头,强忍着温馨别笑出声响来。

林瑶和任珍俩在哈哈大笑。

“姐妹们,熄灯睡觉了。”王珞关了灯。

宿舍里逐渐地安静下来。

可雷丽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头从被子里钻出来,瞅着黑黑的房间。想起肖宇把温馨的伞让给他,自己却淋成了一个落汤鸡;月光下与他散步,他那伟大英俊潇洒的规范;越发是明天早上他在篮球赛上的显示,是那么的机警顽强。他义无返顾拼搏的饱满在全部师生中大放异彩,更加是获得了无数丫头们的亲睐。在豪门的眼底,他阳光又充满了魅力,像一个长大了的男子汉。

他以为肖宇真的配做自己的大哥。父母只生他一个人,没有兄弟姐妹,她希望有一个堂哥…想着想着,逐渐地进来了睡梦…

(5)

OK!了然了女孩子那边的情状,再看看男生们又是什么?

篮球赛后的肖宇和几位球友在学院澡堂里冲完了凉,随之便是如故的依照的活着:吃饭、上晚自习…

回来宿舍的他俩早先议起后天早晨的这一场篮球赛,谈笑间难免令人有些激动、有些感慨。

“今日本场较量,大家饶幸大捷,肖宇这小子功不可没。”李华对大家说。

“哪里!是大家们共同努力的结果。没有你们传球给自家,我也挣不了那么多分。我只可是比你们个子高一些,投球比你们离球框近一点罢了!”肖宇笑笑说,“依然李华动作灵活,跑得快,抢球多,没有你参赛,大家明天也不会获胜。”

“我即使从未到庭球赛,作为一个扫描者、啦啦队成员,但自我看得出来,是你们俩的佳绩最大。”易阳参言道。

“可别小看,明天我们年级的啦啦队全部成员更加拼命,是他俩的激发给了我很大的能力。”肖宇无不感慨地说。

“尤其是粤语法学专业的那位美观女孩子给你的那瓶矿泉水,对您后全场卖力拼搏起了关键作用,对不?哈哈哈…”正在组建电子装备的施晔打趣肖宇道。

“研虫也知道女人的美妙,生活有点意思了,有开拓进取!可要小心啊!别左顾右盼的,把自己手中的生活搞砸了!下月全校院的电子模型设计大赛上,大家班的奖牌全寄托在你的随身了,可千万别辜负了俺们全部师生的厚望啊!”肖宇见平常很少说话而专注于电子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的施晔在打趣她,立马走过去对她说,“那几个模型现在形成得如何了?”

施晔从小就爱科学,自己亲手打造的种种模型在他读初、高前时期,曾很多次加入全国青年科学技术小发明大赛而得奖,上高校后的她更为痴迷于此事。有时钻研到深夜,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扑进电子科学技术里,所以,我们给他起了一个雅号——研虫。

“你别给本人戴桂冠!大家班人才济济。已经完结了80%,估计下月大赛耽误不了的。”施晔停出手中的生活,抬头看着肖宇,“我明日遇见了一个很费力的题目,希望大家都来提携我一下。”

李华和易阳闻言好奇地围了过来。

“研虫,啥事情?”李华一只手搭在施晔的肩上,底角有点子地敲着地板。

“网虫,请您前几日在网上把这个素材帮自己查一下!”施晔站起身来,把团结手中写的一连串的一张纸递给李华。

李华来自西北,个性不羁机敏,是年级篮球队里的游刃有余干将。他心爱上网,点击键盘十指灵巧,速度快,班上无人能比;痴迷于互联网,拥有自己设计的颇具特点的网站;空闲时间内做网上营销,偶尔也会打闹游戏,但不要沉迷。所以大家也给她起了一个“雅号”——网虫。

“哇!这么多。俺所提交的振奋和经济损失,可要从您获奖文章的奖金里提取哦。”李华故作惊叹地打趣。

“要得!只要能得奖,一切听你的。”

“研虫,给我布署什么事儿呢?”肖宇问。

“书虫,请你在体育场馆里找找这几个材料。”施晔又从工作台上拿起一页写满字的纸交给肖宇。

肖宇,喜爱打篮球,更爱泡体育场馆,平时忘我看书到晚上,用她协调的话说,那叫我陶醉自我享乐,由此大家给她起了一个外号——书虫。

“首长,保险完毕义务!”肖宇接过纸张后滑稽夸张地给他敬了一个礼。

“别淘气了,事关重大,认真抓好!”施晔忍住笑作庄严状。

“没有自己的活计,我就坐享其成了!”易阳对施晔道。

“把你美的!今天要耽误您休息的年华和本身联合改造此模型。”施晔看着易阳,“你不会退却吧!”

“君知道如故不知道?儿时的自家最欢快做的业务就是拆除和组建玩具了,嘿嘿,那份活儿正合俺心意,求之不得呢,何人说自己退却?”

“哟!大家都红极一时着啊!有何样好事儿可别瞒着自己。”隔壁宿舍的刘斌笑容满面地走了进来,看了看桌子上的模子,“研虫,此模型怎么样了?”

“美食虫,就差一些归口的菜了。”李华拍拍刘斌的肩头,“我们望着您呢!”

刘斌,一米七五左右,一头自然卷发,俊朗潇洒活跃,妙语连珠,懂美食,在离高校就近开了一家美食店,聘请了一个经验丰裕的年青人经营,自己行使课余时间去管理,生意火爆,很有经济头脑。他与该宿舍的四位是同班同学,大家都称她为“美食虫”。

“小事一桩,走!去尝尝我新发明的美食佳肴呢!”刘斌心花怒放地邀请大家,“我明早特请兄弟们赏个嘴,哈!大家请!”

“天有点晚了呢!”施晔看了一入手机说,“快十点钟了。”

“听美食虫一说,我的胃部里在咕咕叫!”肖宇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肚皮。

“我要看看美食虫发明了怎么好吃的。”易阳也表示同意。

“美食虫,你还差大家一桌酒啊!”李华拉着刘斌说,“篮球赛此前大家打过赌,大家赢了你请客。”

“这不!我来请你们了!对不起!我因店里今天有人包了几桌酒席,把多少个包间全占了。店子小,没有办法。待客人散席后,我那才及时赶了回复。请大家谅解!”刘斌边说边向大家拱了拱手,“研虫!你还在生自己的气呀?”

“哪里!”

“我们没生气,那就走吗!”

“走!”

“走!”

“走就走!”

世家附和着走出了寢室。

施晔也跟了去。

世家都挤在一辆奥迪(奥迪(Audi))车里,有说有笑的。

刘斌开着车,一支烟不到的素养就来到了美食店。大家陆续下了车。

刘斌来自于江南水乡,家境富裕。但她不坐享其家长的福,爱拼搏,喜欢自力更生,学习费用和日用都是友善挣的。他开美食店的启动资金也给爹妈打了欠条,猜度两年时间内还完借款不是问题。他还援助了她们校园里多少个贫困的学士。他待人热情,诚信,爱结交朋友。平常同窗们的德阳聚会,节假期团圆饭,家人朋友来聚餐…都到他的美食店里办酒席,很知名声,人气旺,生意越来越好。

秋月当空,繁星点点。

大街小巷车流不断,那一个车灯,加上橘黑色的路灯,五彩缤纷的广告灯,色彩斑斓的都市装饰灯… 
有一种不夜天之感。刘斌的美食店确实占了简便易行,若配上天时,再拉长人和的优势,能很快地抢占市场先机的。

走进店里,成“一”字型的逐条是三个包间,古色古香而又不失现代科学知识之美感。包间前面是客厅,摆放着三张大圆桌。西边有一个小酒吧,西部有一卡拉OK舞台,舞台正前方挂着很大的一块液晶屏幕,一男一女正合唱着歌。

方方面面餐店里大约可以包容百人左右。各类装饰上的布署性风格优异又不无人情味,一进门就足以感受到设计者的精密细腻的苦读,不管是灯光、音乐、物具的水彩,仍然空间、美食等等,给人一种自己的空气与美的享用。

“嘿,大家好!我给您们介绍一下…”刘斌把她们五个人带到了二号包间,在十四个正在喝着果酒的同校面前介绍说。

“肖宇好!大家在篮球比赛场面上曾经认识了,只不知底你名字而已,球技很不错,向您读书。”大二学生朱伟听刘斌介绍后,站起身来同肖宇握手说。

“你好!朱伟!互相相互!”肖宇回礼。

……

次第介绍完成后,刘斌指点李华、肖宇、易阳、施晔来到了三号包间。

包间里有多个同学在说笑着,都是大一学生,与他们几个人同系分化专业,是与李华、肖宇一起参与篮球赛的几位球员,互相互相认识。

“大家都到齐了,时间宝贵,开头进食吧!”刘斌说,“祝贺我们篮球赛取得制胜!”

“来!大家举杯,谢谢‘美食虫’主任的盛情款待!”李华首先举杯站起来说。

世家随后一起举杯站了起来。

“干!”

“干!”

进餐后,大家唱了一阵子卡拉OK,回到校院宿舍时刚好十二点钟。

【青春】冬天里的梦(0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