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切实实中的低头族

我们总在 爱情里一意孤行

选料苦捱 放逐他漂流人海

把想说的 变胡扯

电子科技,一个个的失语者

熟稔的乐章,是的,那首谭雅·坦尼娅(Ta·nya)(蔡健雅)的《失语者》唱哭了无数人。近期宝强哥爱妻出轨的音信充斥着网络,很五个人忽然又在感慨“不相信爱情了”,不过,爱不管我们是还是不是相信,它就在那里。

大家总在爱情里执而不化,很两人听到那句是或不是会内心暗自咯噔一下?都说心境有毒,深陷其中就会不得自拔,选择苦爱亦可能锲而不舍,都是痴情人。那么,放松心境,让大家好好听这首全新电子乐编曲的《失语者》,听蔡健雅逐渐的诉说。

在蔡健雅的声线牵引下,真实贴切地唱出现代人纠结感情时,无力又无言的笔触转折,让听众得到安慰与情绪投射。从外表上听着有点冷,歌词貌似消极,但是冰冷的外部背后,是歌唱家内心涌动着的“爱与被爱”的渴望,以及隐藏不住的响动温度。

运用类似冷漠的电子乐去诠释冷漠宗旨。更像是种揶揄。蔡健雅猜疑现代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对人类的熏陶,而他利用的形式却凑巧是音乐中但是科学技术化的一种手段,那实在是个妙搭配。蔡健雅近来的几张专辑也是绵绵变动作风,突破自己,这么做实在风险很大,对于谭雅坦尼娅来说越发,无私无畏做要好音乐的千姿百态,才是最令人敬佩的。

有一天,谭雅·坦尼娅(Ta·nya)坐在电脑前想不管写点什么,然后很当然地打出了“失语者”多个字,于是把这么些定义进行为歌曲的写作灵感。蔡健雅很多时候不想跟朋友会见,只想在微机上打多少个字,那种感觉令他写出了《失语者》那首歌。而蔡健雅有感电子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制约令众人变成“低头族”,面临“失语”危机,于是他便选拔电子乐来和这几个焦点契合,来隐喻环境疏离隔绝的场景。

二零一六年,该曲得到全世界流行音乐金榜二〇一五年度二十大EMA亚洲音乐大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