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科技地震面前大家能做咋样

加油,九寨

后日傍晚正在更新公众号作品,闺女说:“九寨沟地震了”。

自己将信将疑:“不能啊?”过了一会儿,朋友圈就被“为九寨沟祈福”的新闻刷屏了。

前些天清早看资讯,说景区已经疏散游客近6万名,正跟JASON说着“乘客境遇地震海啸这种不幸真是太吓人了,因为是‘不可抗力’,也不会有其他的赔偿……”接着又看到新疆地震的信息。

自我一下记念了二〇〇八年汶川大地震。一月12日这天我正在杜阿拉参与NLP的课程,午休后2:30开课,甘肃发出8级大地震的信息一度通过网络盛传开来。在发问环节,有个女校友问老师:“得知黑龙江爆发大地震,忽然觉得特此外无力和无助,在这种天灾人祸面前,大家该咋做?”

李先生沉吟片刻,会场内一片宁静。只听得李先生用坚定而体面的声音说出五个字:

“臣服!”

汶川大地震是淄博大地震后伤亡最严重的两次地震。九年病故了,我迄今记忆当时的会场气氛和这多个字带给自家的感动。

自己瞬间回想了童年“防震抗震”睡地震棚的经验。泰州大地震暴发后,摄于地震的武力,家家户户住进了“地震棚”,防范地震灾害的爆发。人们时时关心是否有成群的老鼠过街,井水是否犯浑,家禽是否丰盛……以准备发现地震袭来的蛛丝马迹。

现今记忆起来,其实是“自己威胁自己”。尽管地震可以臆度,最近电子科技何其发达,地震预测技术应该比几十年前更进步才对,但我们称“地震长期预测尚无突破”。

电子科技,地震等灾害暴发后,除了抗险救灾把损失降到最低,需要对天体做的,就是——臣服!

**在痛苦和灾难面前,“我同意,我经受,我低头”,这是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思想治疗师、家庭系统排列创办人海·灵格的启蒙。**

我在《我肯定不曾经历痛苦》中写道:我常常不爱好听苦情戏、苦情歌,也不爱看苦难片,甚至形容苦难的书籍。其实是因为年轻年少时看过众多的有关苦难、关于伤痕的理学,觉得对思想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便自愿不再过多读书。

本身喜爱的影视《桃姐》中有句台词,曾让自身泪流满面:“人生最甜蜜的高兴,都是愁眉不展的战果;人生最纯美的事物,都是从费力中得来的。我们要亲身经历苦难,然后才懂安慰别人。”

弥撒漂亮的九寨漂亮依旧,加油,九寨沟!

PS:

海灵格的这个文字,有助于缓解“想不开、想不通、想不知情”的思想问题:

《我允许,我接受,我臣服》

自家同意任何业务的发出。

本身同意,事情是这般的启幕,

这般的上进,如此的结局。

因为自己知道,

富有的作业,都是缘分和合而来,

一体的暴发,都是毫无疑问。

若自己认为应该是其它的友好。

我唯一能做的,

不畏允许。

自身同意别人如她所是。

自我同意,他会有如此的所思所想,

如此的考评我,如此的对待我。

因为自身精通,

他本来就是以此样子,

在他那边,他是对的。

若我觉着他应有是此外一种样子,

危害的,只是自己。

自身唯一能做的,

不怕允许。

本人同意我有了如此的动机。

自己同意,每一个心绪的出现,

任它存在,任它消灭。

因为我知道,

想法本身本无意义,与我无关,

它该来会来,该走会走。

若我觉着不应有出现如此的心境,

摧残的,只是自己。

本人唯一能做的,

即便允许。

自家同意自己升起了这般的心气。

本身同意,每一种心态的发出,

任其发展,任其通过。

因为自身晓得,

心情只是肌体上的觉受, 本无好坏。

进而抗拒,越是强烈。

若自己以为不应当出现这么的心境,

损害的,只是自己。

自家唯一能做的,

不畏允许。

本身同意我就是其一样子。

本人同意,我就是这么的呈现

自己表现怎样,就任我表现怎么样。

因为自己晓得,

外在是什么样样子,只是我的聚积而已。

真的的我,智慧具足。

若自己觉得应该是另外一个旗帜,

摧残的,只是自己。

自我唯一能做的,

不怕允许。

我知道,

自己是为着生命在及时的心得而来。

在每一个立刻每日,

本身唯一要做的,就是

一齐地同意,

完全地经历,

全然地分享。

看,只是看。

允许——一切如其所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