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怪没人会心痛你

电子厂 1

文/静话心是

一辆乳白色的起亚车从凤凰村村口飞驰而过。路过村东头黎小姨子的公司时,从窗户里伸出头来,对着一群人似笑非笑的打了个招呼。这是她先是次跟村里人打招呼。

原来是他。每一遍来凤凰村都回换一辆新车。

全村人对他的询问仅限于从王老二这里听说的一星半点。

全村人只明白她叫老蔡,全名不亮堂。据王老二说,这个老蔡是个暴发户。他,目测有一米八几得大高个儿,满脸凶相,脖子上挂着一条很粗的大金链子,看着让人心生畏惧,敬而远之。

她和王老二家并非亲戚,但时常会来他家里撮上一顿。每趟酩酊大醉后,都是王音涵开着他的车送他回县城。他决不骗吃骗喝,每趟来都会带上酒肉和各个菜品,而王老二的妻妾和姑娘音涵则负责做上一顿豪华大餐。每回都会叫上她的几个朋友来胡吃海塞,但不曾叫过村里的其它一个人。

人人对身边未知的事务总是如此咋舌,想一啄磨竟。

在她们一群人推杯换盏,吹牛扯酒经的时候,有老乡看到老蔡和音涵眉来眼去,旁若无人……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十里八乡的人就都知晓了,背地里捉弄之余,更是替庆国不值。

音涵,王老二的独生孙女,被当成掌上明珠。她从小便生得美观,长大后尤为娇媚可人。村里村外,追她的小伙儿多的是,她家的要诀都快被冻裂了,她就是一个也没忠于。世人且说她眼光太高,她的对象可能在紫禁城。

那般一个骄傲的小公主,终于被那一双会笑会放电的双眼所迷倒了。她和庆国结婚了。

庆国是广西人,又高又帅的,最吸引人的仍然这双会笑会说话的双眼。这年她和情侣来凤凰村放蜂子,卖蜂蜜时认识可音涵。六个人一见钟情。

为了爱情,有的人总可以牺牲局部对友好很重点的东西来成全爱人。有人心安理得的接受,却不用尊敬。

庆国最终留在了凤凰村,做一个上门女婿。他无论怎样家里所有亲戚朋友的不予,甚至与任何家族决裂都要留在这里与音涵结婚生子,相伴白头。

起来那几年里,他们度过一段美满快乐的生活。夫妻六人进了城,开了一家小食堂,叫“涵涵餐馆”。音涵也是在当年学会的起火。

不亮堂说她命好,如故被惯坏了。凤凰村里哪一家丫头小子不是在十几岁如故不满十岁就学会了换洗做饭的?

县城里小餐饮店太多,他们竞争但是旁人,就只可以关门大吉。这一次关张,庆国还被王老二埋怨了一通。

王老二是村里出了名的见钱眼开,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没脸没皮的人。

庆国听了这一顿埋怨,心里也不是滋味,便打起了外出打工的主心骨,也博得了音涵的承认。美观鸟儿,笼子怎么可能关的住吗?

小两口去了卡萨布兰卡,在一家电子厂做普工。日子过得还算如意,每个月都给家里王老二寄钱。本认为老丈人收到钱会称扬几句,可每一趟换来的都是抱怨,嫌钱少,嫌他无能。每便他都忍着,因为他爱音涵,爱屋及乌的道理,他懂。但,音涵不懂。

在丈人这里吃了天怒人怨,本认为可以在爱妻这里拿到关心和宽慰。无奈,老婆也嫌弃她致富少,没本事。但,虽然是里外不是人,心里再苦再累,他要么努力奋进,白天拼命干,清晨熬夜加班。人啊,为何无法秉公一点,多替人家想一想呢,哪怕一点点。

新生,他们有了儿女。为了孩子上学,音涵回了凤凰村,独留庆国一人在柏林打拼。

好不容易,东窗事发……

庆国通过多年的不竭在深圳有了上下一心的营生。但没悟出的事情赔了。做工作有赔有赚,实属正常,却备受王家一家人的辱骂和鞭挞。本来工作亏本,心里就很不适,没有收获亲人的通晓和安慰,反而是气势汹汹的一顿臭骂。即使是心里崩溃到了极点,想过自杀,但最后仍旧选择直面和承受。

电子厂,生命要比大家想的要脆弱,死亡其实离我们很近,请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

用作庆国的婆姨,在团结男人最亟需陪伴的时候,不在他身边,不关注他的心境变化,只关注钱,这简直令人为难通晓,令人气愤。陌生人都不一定如此冰冷吧,可她……

她对于丈夫事业的破产,除了责怪,还有红杏出墙。

他仍然个老蔡在联合了,在自己丈夫失意最需要协调团结的时候。她为老蔡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这是老蔡此生最大的意思。

老蔡为了报恩他,打算要跟她结婚,并给她一套房,一辆车。所以,为了这,她必须离婚。

他给庆国寄去了离异协议。她对这些男人,哪有某些爱,当初的钟情变成了现行最大的笑话,这也是庆国感到最屈辱的。

新兴,他和老蔡,这多少个红黑两道混的所谓的发生户结婚了。而庆国,再也未曾回过凤凰村,这么些让他痛苦和侮辱的地点。

当人们在嘲弄王老二一家时,他家的报应依旧来了。所谓: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刻钟未到……

可能,谁也没悟出,老蔡突发脑溢血,死了。果真,意外和明日是的确不了然谁先来。

老蔡死后,音涵才发现房子是借款买的,车子也是二手的,不仅如此,他还负债200多万。原来所谓的暴发户根本是假的,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汽修厂的业主。是不是很讽刺啊,人生总是充满了戏剧性,不是主演,就是看客。

现近日,王老二一家是悔不当初啊。音涵更是终日以泪洗面,闭门忏悔……

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带着两个子女,还肩负一身的债务,即便长得不错,恐怕也很难再嫁呢。何况,他们一家为了钱,做的对不住庆国的事已经传遍开来,十里八村都说臭了……

现今她俩一家又回了凤凰村,却未曾一个人问候过他们,因为害人者不值得同情。

天道轮回。人在做,天在看。害人者,终害己。


End

自身是静话心是,一个爱文字的姑娘。

感恩遇见,敬请关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