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件与社会

自打工业革命以来,科技虽然大幅增五人类福祉,却也为环境带来严重破坏。在地理学家不断发现地球受损证据的同时,工程师尝试设计更是环境友善(environmental
friendly)的成品。在「从摇篮到源头」(Cradle to
Cradle)--所有人工放弃物都是新产品的资源,如同动物尸体最后得以滋养土壤--的理念启发下,工程师与设计师都致力研发新的资料、规划新的样式,尽可能使产品符合此一专业。一方面满意人类需要,另一方面也不造成环境担负。但是,面对环境问题,除了这么的规划方向之外,灰色设计是否还有此外可能?面对人类与环境的繁杂关系,黄色设计能提供怎么着的救助?本文将从建筑设计的案例出发,辅以「科技与社会钻探」(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 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udies,简称STS)的角度,来谈谈当代褐色设计的另类方案。

山西台南科学园区台电子厂办(图片源于:http://goo.gl/1wmQEB)

科技设备集团「台达电子」在台南科学园区的厂办(后简称「南科台达电」),是青海率先座拿下「黄金级绿建筑标章」的科技厂办(2005)。除了藉由简单设计手段--例如插花的平台、内缩的窗子、通风的结构…等等--来缩短建筑耗电之外(注1),建筑师也经过「楼梯」与「电梯」地方的部署,在厂办里头打造了一种「多走楼梯少搭升降机」的生活习惯。首先,台达电的大厅里有一座黄橘色的鲜艳楼梯,仿佛正在「邀请」参访者与厂内员工拾级而上(图一)。许多通讯表扬这么些「友善的梯子」鼓励员工拔取楼梯通行,并且直接节省电梯的运转能源。这么些「友善的阶梯」也变成湖北绿建筑评估目标WHEE(注2)的加分项目之一,让南科台达电在2009
年升级为「钻石级」绿建筑。不过,假设没有「隐藏的升降机」,这些方案不算完整。

图一:南科台达电的阶梯与电梯(笔者拍摄与绘图)

与阶梯在中庭所占用的地点相较,电梯的岗位彰着相比较不明了、直觉上也不便于(图二)。依照调研,即便楼梯位在中庭尽人皆知的职位、也沾满温暖的色彩,但若是尚未把电梯「隐藏」起来而是与阶梯并置的话,使用者对于楼梯的采纳动机便会回落,使用效用也随即下降(洪靖,2009)。多数报道都只说了大体上的故事,并未在意到隐藏电梯的所扮演的角色。也就是说,「多走楼梯少搭升降机」的生活习惯,单靠友善楼梯其实不可以达到,而应当被视为友善楼梯与潜伏电梯作为一组「组合」(set)所产生的成效。
「楼梯-电梯」就像萝卜与棒子的结缘,在给予萝卜作为诱因的时候,也急需施以棒子作为督促的招数,只有当双方搭配应该的时候,才能发出出最好的效率。

图二:楼梯与电梯的相对地点(设计者林宪德提供,粗黑线条为本文所加)

一般的观念理念都把技术(artifacts)视为工具,它的功力为啥端赖人们怎么行使它。换句话说,技术是中性的。然则,在STS
的视角里,技术物通常包含某种的特定要求与指点,就像舞剧「脚本」(script)要求演员照章演出毫无二致,技术物也会预先设定某种情境,「邀请」使用者配合行动(Akrich
& Latour, 1992; Akrich, 1992)。例如,马路上黄黑条纹的「缓速丘」(speed
bump)促使驾驶放慢速度,以便在车身不面临过度振动的情事下通过,进而保持了直通流速的平静与海东。它的效能如同站在路边警察,但它却不会偷懒也不会疲劳,所以在大英帝国居然被称为sleeping
policeman。就算多数时候,这种技术物的特质会被视为一种「权力的施展」(Foucault,
1977; Winner, 1986),但社会我们BrunoLatour却觉得技术物是社会构成中不可以忽视的因素,而这一个平时抱怨人类道德败坏的社会学家,大多数都看错了趋势--只看人而不看物(Latour,
1992)。

我们可以从那多少个角度,进一步来看「楼梯-电梯」设计带给我们的启发。就像缓速丘把急踩油门的急促驾驶「转换」(translate)成为车速妥当的守法驾驶,楼梯与电梯的衬托也把习惯搭乘电梯的职工转换成为实施环保的行动者。这么些「方案」有两层意思。首先,技术可以协理处理「别克不环保」的题目。对于哪些促进民众的环保行动,常常给定的答案都是「教育」,然则环保意识的顿悟不意味环保行动的暴发,例如就本案例来说,尽管台达电平昔以环保教育著名业界,但职工善用楼梯的意念几乎不是出于环保意识,换句话说,纯粹是「楼梯-电梯」那个物质安排催生了职工环保作为。假如传统「环境教育」习惯使用「内在」的进路来准备改变人们,那么环境教育需要考虑什么通过「外在」的不二法门来填补环境意识与环保行动之间的落差,甚至设想让「(人造)环境」本身成为教育的一有的。

一面,「督促科技」可以变成紫色设计的政策之一。如本文一初叶所述,肉色设计一般把对象对准「自然」,希望规划与制作对于环境友善的科技,但却很少思想「人类」在中间饰演的角色--平常只是「需求必须被满意」的背景条件。诚然,有局部黄色设计真正希望通过技术产品来推动人们的环保作为,例如,图示清析的用电量表可以使用户发现到耗电量的数据,进而主动节省用电。可是,这类设计相比接近前述传统环境教育的方案,必须直面相比大的觉察与行动的分野。本文强调的是一种相比较「负向」督促方案,透过技术来「规定」使用者的行事,但却不一定让使用者感到恼火(注3)。这种瞄准「人类」的计划策略固然不便于,却是藏蓝色设计值得接纳的思索方向,也是下一个值得设计师自我挑战的目的。

注释:
1.那些招数的底细,在网路上很容易找到,或者也可参看洪靖(2009)的盘整。
2.WEEH 分别为:减废(Waste Reduction)、生态(Ecology)、节能(Energy
Saving)、健康(Health)。
3.至于「督促设计」是否损害个体自由或者滋生专家或设计师治理(technocracy)的问题,限于篇幅无法在此研究,需要另文详述与解答。

参考书目:
Akrich, M. (1992). The De-Scription of Technical Objects.
In WE Bijker & J. Law (Eds.), Shaping Technology/Building Society:
Studies in Sociotechnical Change
(pp. 205–224). Cambridge, Mass. : MIT
Press.
Akrich, M., & Latour, B. (1992). A Summary of a Convenient Vocabulary
for the Semiotics of Human and Nonhuman Assemblies. In WE Bijker & J.
Law (Eds.), Shaping Technology / Building Society: Studies in
Sociotechnical Change
电子厂, (pp. 259–264). Cambridge, Mass.: MIT Press.
Foucault, M. (1977). Discipline and Punish: The Birth of the Prison.
Vintage Books.
Latour, B. (1992). “Where Are the Missing Masses? The Sociology of a Few
Mundane Artifacts.” In WE Bijker & J. Law (Eds.), Shaping
Technology/Building Society: Studies in Sociotechnical Change
(pp. 225
–258). Cambridge, Mass.: MIT Press.
Winner, L. (1986). The Whale and the Reactor: A Search for Limits in an
Age of High Technology
.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洪靖(2009),〈永续建筑与对头科技:怎么样重塑使用者与现时代社会〉。新竹:国立复旦大学历史研讨所大学生随笔。

*
本文同步发布于跨科际对话平台电子文库:http://goo.gl/ARxWMP

爱好本文吗?请点击下方的「喜欢」,也欢迎您打赏我哟!别忘了在简书关注自己,或跟随我的 微博 或 Google+

Twitter 或
Facebook,也可参观我的繁中博客
社技艺术学,谢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