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徐我

在火车上乘错车厢下错站后,肖清便干脆留在了当今的这座城市,并直接找了份工作稳定性下来。

做事是在工地上给人家砌墙,活儿没有过去在家里窑厂上班时落实,也不经常,有时还会因为赶工必须风餐露宿熬夜加班,说起来还有点累,但是干了半个月以后也就司空眼惯了。

肖清在这边没什么认识的人,原来要去的都会里有个姐姐,现在也总打电话给她,问还要不要过去他这边电子厂上班,肖清次次都一口回绝了。

而重新相遇白虺的时候,就是在这位表姐的炮火连天之下。

这是秋高气爽的气候,日头独晒的大中午,二妹在表哥大这头怒火中烧:

“搬砖有什么好的!真把自己当爷们使了?你是女子,女人力气再大能跟丈夫比?别整天跟个牛似的把团结当汉子使,不然到了该谈对象的时候谁会欣赏您?”

肖清人在支架上,一手拿刀一手拿砖,手机被她夹在肩窝处,闻言二嫂的话,她看了看自己一身的工装和衣服上沾染的水泥,心都尉想着该怎么回她时,突然听见下方扩散“嘭!”的声响,然后她低下头闻声望去,就恰恰看到他抬初始脸上挂着一条血线的看着他。

肖清错愕了两分钟,再回过神一看自己手中的砖头被她用刀剃掉了一角,她顿时就忧伤了,也没顾得解释就先挂掉了表嫂的电话,疾风一样的往下跑。

电子厂,跑到丈夫跟前,赶紧用肩上备用的汗巾叠成块给她捂上,她内心慌的跟什么是的,嘴上也尴尬起来:“你你……能走呢?无法走自己背您去医院!”

“背?”男人也不知晓是震惊自己走个路也能被砖头砸中依旧惊叹于观看她和她的说话,他愣了愣,之后点了点头,“能走。”

肖清被这点头整的更慌张了,“你头不要乱动。”血都止不住了。

她遵守下来,像是才反应过来,问:“会不会开车?”

“我只开过三轮车……拖拉机……”她有点囧,他看起来和他一些都不等同,应该不会是开这种车的人。

果真,他看着他的神情更是奇怪了,之后道:“走啊,你去叫辆出租车,我要好按着。”

肖清想,也只可以这么了。也就松了手让她自己按着头上的汗巾。

正准备去拦车的时候,碰上闻讯赶来的老董。肖清报备了刹那间, 
这位哥哥分外好说话,准假不说还扶持找了现成的车过来,肖清为此感激涕零。

有了车,肖清赶忙把人扶过去,一开头他不敢上手,只是虚扶,她怕自己身上太脏,假诺靠太近会整到他随身,后来见她脸色苍白身体越来越重才敢真扶。

工头表弟不知是因为啥原因并未帮忙,只是待他们上车后,才交代说:“假设处理不了,就打电话给本人。”

肖清在车里点头道谢,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毕竟工地上温馨摊上的事不肯定每一个矿长都能这样肯仗义善后。

“怎么,怕自己讹你?”正感动时,旁边传来他虚弱的声音。

肖清表示后面的驾驶员上路,才道:“不是,你放心,既然是自己伤的你,药费我决然会付。”

“那就好。”

“………”

肖清暗暗将人看不起了一顿,果然是人不可貌相,长的好穿的好的人境遇钱的事也是均等爱紧紧计较,一点同情心都尚未。

唯独本来就是他的错,她也没指望他爱怜,不然她要好内心也过意不去。

肖清沉默下来。

对方可能是不爽快,一路也是无话。

于是五人沉默了一块,直到医院。

到医务室的时候旁边的先生已经在昏昏欲睡,看样子有点失血过多,非凡软弱。肖清一看他以此样子,立即有种要被吓得心烦意乱的感觉,最终依旧他指示应该先去挂号缴费她才精神起来。

肖清将他交待在客厅的长椅上坐着,她要去登记。

刚抬脚,袖子就被她拉住了,“等等。”他说。

“嗯?”肖清转过头等着她后话,就见他从裤子口袋里找找出一个钱包来递给她,“不够从里边拿。”

肖清想了想协调带的钱不领悟够不够,就接过了钱包,正要感谢男人的关爱时,就听见他的后半句:“拿多少记账,未来还。”

结果是,她带的钱真的不够,用了她一百四十块,拍片用了九十,手续费加看诊费用了二十四,再添加后来拿药和纱布的一百四十五块,床位费五十,总共是三百零四块,肖清身上本来就带了二百块钱,来时车费用了三十五,剩下也就一百六十五,全付药费上了。

钱包还回去的时候,肖清至极难堪,但要么老实交代道:“用了一百四。”顿了下,又补充:“有钱就会还你。”

“嗯。”这时她正躺在病床上挂营养液,已经让医务卫生人员给他处理完伤口,伤口不是很大,在额右侧快接近头发的地点,因为那些岗位用不着剃头发,于是她的发型得以毫发无损保存,此时也只是在额头上围了一圈纱布,就是面色比来时好持续多少,闻言他象征性嗯了一声,之后就不在说话。

肖清站在病房的一角,她应该拍手称快这家医院现在病人不是累累,否则就不会轮到他们五个在那里独处,更免于外人见到她的窘迫,她认真想了想,觉得光那样说或者尚未可信度,于是又开口道:“要不你把您手机号留给我呢,到时自我好还钱。”

“不急。”他说,看了他半天,又问:“你是这里的老工人?”

“嗯。”肖清诚实的点点头,这一阵子她得肯定他浑身不自在了,尤其是随身这套浅蓝的牛仔工装,真是越看越丑了,她害怕被嫌弃,但他也没法。

“工资有稍许。”正在她不知所措时,他又问道。

肖清看着他一脸的面无表情,一时也不知她问那些的用意何在,但她也不善于估算外人的思想,于是一笑说:“没有。像我们这样的,其实并未适合工资,基本都是按天工算的,活好的话总监慷慨给个一百八到两百,碰到通白班不中午突击的话,会给个一百四五左右,有时候运气好遇上大工程要赶着完工,大家就得整夜,从白天五六点出发,大概七点左右开工,除去中间的饭时,会一贯到第二天的清早,像这样的,工钱会给到三四百。”说到这边,她有点心满意足,毕竟一天三四百的工钱很少遭逢,即使累,可是钱多。

而对此他的好心气,躺在床上的丈夫引人注目是无力回天精晓的,他无可奈何想象一个女童中午必须五六点起来到工地上班到前日下班后的规范,毕竟这样子虽然是个男人也不自然会美观到什么地方去,更何况他依然个女童,但他犹如乐在其中,他只得“嗯”了一声,再说不出其他。

她的轻描淡写,让肖清认为是投机话太多了,她倍感有些抱歉,“对不起,我话太多了。”

“没有。”他淡淡的回,表情看不出喜怒。

肖清想了想,说:“你饿啊,我去给你买午餐吗,我请您。”

她笑起来:“怎么,你还有余钱?”

这一笑几乎闪瞎了肖清的眼,也让他发现到祥和说错了话,她什么地方还有如何余钱呀?有也只剩余一块钱,却买不停什么。

于是老实交代:“没有了。”

下一秒,这些刚还回到的钱包又被递到他面前来。

他说:“我不太吃的了辣,其他的还好说,去啊。”

肖清想了弹指间这医院附近都有什么样餐馆,问道:“中餐和西餐你更欣赏那些?”

对方愣了愣:“中餐吧。”

他就点点头表示领悟,准备去买。

“肖清。”走前她叫住他,在他不明所以回放他的时候,他说:“别忘了买两份,”顿了顿,眼睛里满是满面春风,“我请您。”

肖清囧:“谢谢……”

出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