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三毛:哭着,笑着

老是读完了《梦里花落知多少》和《万水千山走遍》两本书,仍是心有不舍,可惜手边已没有别的陈懋平的书,kindle上竟也绝非电子版,大大的悲伤。距离上二次读三毛的书,那黄帝内经典的《撒哈拉的传说》已是几年过去了。心有不甘,准备把那两本再细小的读一次。

说实话,这两本书,都没有啥了不起的故事,没有惊天动地的讲述,没有华丽的词藻。一本是三毛痛失荷西后的活着记录,一本是三毛在南美的旅行见闻。每一篇文章都那么冷冰冰,像我的碎碎念,又像流水账般的心境日记。可正是这么看似散淡的文字,偏偏就是能勾住校读书者的心,一旦打开书捧读起来,正是不想放下,像在看一部雅观的TV剧,总想知道后边的内容。

越读越惊叹于三毛心境的浓烈炽热、文字的机智轻巧、想象的瑰丽奇异、行文的罗曼蒂克自如。写景物,简单的三言两语,读者眼下就涌出一幅生动画面;写人物,寥寥数笔就描写出人性形象特点;写心思,不着一字,借着周遭的一景一物就令人有深刻共鸣。

读《梦里花落知多少》时,不知多少次小编对着书本流泪不止,惊讶他与荷西生离死其他情爱,那种失去挚爱之人揪心的疼痛,在三毛淡淡的描述里通过纸面向自己直扑过来。没有嚎啕大哭,声嘶力竭,然则越是平淡的、细声的、哽咽的、佯装坚强的描述,越令人感受到她高大的伤痛,越让人惋惜。某些心境只好共鸣,却十分的小概彻底感同身受,因为尚未真正失去过。

读《万水千山走遍》时,会因一事咯咯发笑,或因一两句描写击手叫好。在那本书里,笔者的确感受到三毛文字的生动、鲜活、可爱与美丽。她不会大段大段的敷衍或渲染,总是多少个字、几句话就够了。就够重现即时的情景,就够传递出他旅程中的情绪与情义。望着一行行的文字,就像是你和他,还有米夏一起踏上了亚洲的那几个土地,一起和书中的人物相遇,一起观测着三毛的内心世界。

当成越读越会爱上的她的文字,情难自禁的、不可自拔的。时而假想,自个儿撰写时的对一些处境和人员的刻画,相比之下,是何其的机械和生涩,说不出何地错,但就是感受不到这种自然、贴切、生动之美。而三毛书中的语言,就像清澈小溪中潺潺流水抚过一块光滑石头的表面,一切都那么自然肆意,毫无娇柔造势。

电子版,把读者的心牢牢的粘在他的传说里,她的心情里,那是三毛文字的魔力和力量。三这一定不是三毛的原意,从她骄傲的文字里简单看出,她是不会为了取悦读者而去写作的。她不会因为人们爱好怎么就刻意去写什么,她不会为了多数人的喜好而丢弃自个儿的硬挺。

她强调本人心中的快来与悲怆。她用文字欢笑,用文字疗伤,用文字保存爱与被爱,用文字记录如今或晴天、或奇怪、或深爱、或想逃离的大地。

他有天然的聪明,随意的书写就像是口吐翠钱,缓缓绽放,美貌动人,香气氤氲,令人沉醉。即使有时候是凄惶,是悲苦和不甘,你也甘拜匣镧陷入当中,陪她一同笑,一起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