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在原地等您

文 / 施页

上一篇

1

好不简单依旧逃可是入职报道的小日子。一早,父子俩前后脚离开家。毛温言到商家办理手续,毛一志并从未陪同,而是像往常一模一样在办公室烧水、浇花、打扫卫生。

张锐一看到毛温言,笑嘻嘻地出来跟她通告,并叫来人事部的凌悦带她所在走走,熟识一下合营社营地的条件。

凌悦个子不高,身材微胖,刚出来的时候,一副睡眼惺忪的旗帜,步伐沉重,全身懒洋洋的。她带着毛温言走过场般,从每间屋子门前经过,如同执行职务一样在小卖部大楼的每一层穿梭。

毛温言向来跟在他背后,尽管没想过有霸气的欢迎仪式,但同事之间连几句客套话都不曾,也让他很纳闷。他瞧着凌悦,连她的后脑勺上都是一副不耐烦的神情。

“请问,卫生间在哪?”毛温言终于开口了。

“直走,右拐。”凌悦的话总是简洁到极致,一个字都不愿多说。

毛温言悻悻然地暂别,心里多少生气。毕竟是第一份工作,毛温言也抱着有些期待,但凌悦谈不上心旷神怡又算不上冷漠的金科玉律,让她觉得不自在。

从卫生间出来撞见毛一志,父子俩相望一眼,各自转过头去洗手。

“上几次你来我们集团的时候才5岁,大概这么高,”毛一志用手比划了弹指间,“你妈在飞往差,外公姑婆回了老家,我只可以把你带在身边。不过那时候您还小,猜想都不记得了,这么多年,集团都更新了2次。”毛一志有些感慨,“没悟出,这一转眼,你都列席工作,要跟自己联合上下班了。”

衣食无忧家庭长大的子女,即使成年之后,也很少能在老人家惊叹世事的时候感同身受。他们自知有人庇佑,不必要为生存担忧,而所有的知情和惋惜,都要从他们在心智上着实脱离父母,以单独个体的地方思考难点并负担后果开端。

毛温言从镜子里看着父亲,咧嘴一笑。

“我刚看到您跟凌悦在一齐。”

毛温言正想问那些题材,“她对自身及时的。”

“她对何人都同样。她是上一任老董家的儿媳妇,在此以前在其他集团上班,后来怀孕辞职在家。她有点吊儿郎当,等再想出去找工作,人家也不甘于要她,所以只可以内部消化,给他安排在那。”

“果然就会那样。”

“哪样?”毛一志追问。

毛温言没有答复,只是把手甩干,放在烘干机下,耳边响起机器运行的声息。

一个人从天真烂漫到成熟,要经历三个阶段。第四个阶段是想到如何说哪些,心里欢欣鼓舞的不开玩笑的事,通通说出去;第三个级次是看不惯身边很多事,可敢怒不敢言;第四个阶段是遇事看透不说透,关键的时候“装糊涂”。

毛温言处在第三个级次。可她本身也是靠关系进入的,哪有身份以五十步笑百步,对外人说长话短。

2

毛温言被安插在离集团本部几英里的支行。虽说子公司租在商务楼的几间办公室,人也不多,却承担着辖区内3家大卖场的装有普通工作,包括物资配送和劳资关系。

部门COO带着他跟此外同事打声招呼,算是认个脸。跟毛温言同一间办公室的是机构副经理,他这几天去外地出差,还没回来。

上班第一天,毛温言坐在书桌前,几张报纸翻来覆去看了几许遍。

上班第二天,他把一份文件送到小卖部营地找总裁签字,路上替老董取回修鞋店的一双皮鞋,还附带帮同事买了晌午的午宴。

上班第三天,他把两页纸的文书在电脑上做成电子版;晚上,办公室的门锁坏了,经理派他去五金店买配件。

上班第八日,集团整理档案,需求处理些文件,毛温言一整天都坐在碎纸机前,先把纸塞进去绞碎,等纸桶满了再倒进垃圾桶,重新回来碎纸机前。

上班第五天,坐在对面的副老董终于归来了。

电子版,副总裁叫吴克林,毛温言看到他的时候,有点诧异。COO不到40岁的岁数,他下意识里认为副老总应该更青春才对,没悟出站在她目前的此人,看上去比他爸还要大上几岁。

尽管心里疑神疑鬼,但脑子还算灵光,毛温言赶紧拿过吴老总杯子,帮他泡了一杯热茶放在桌上。没悟出吴克林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说:“将来本人的事物不用碰,卫生也不必要你搞,你就加强你的办事就行了。”

毛温言热脸贴了冷屁股,有些尴尬,只得一个人边傻笑边给协调找台阶下。

跟吴克林在相同间办公待了一天,毛温言大气都不敢出,连起身、坐下都如临深渊。对着电脑,突然想要坐直身子伸个懒腰,目光穿过电脑上方,看到吴克林炯炯有神的肉眼正看着屏幕,吓得她神速把头低了下来。

到头来挨到了周末,毛温言在家睡了两日,他觉得温馨的干活并从未意义,换着其余一个人都可以胜任,哪怕是初中刚毕业的学员。可明明什么事都没做,却累到爬不起来。

礼拜六一早,公司接受通报,监禁部门要来例行检查。老板把所有需求未雨绸缪的行事都交代给大家,并对毛温言说:“你听吴总裁布置。”

毛温言点点头。

一个深夜仙逝了,吴克林除了让他把二〇一八年的一份材料从档案柜里翻出来之外,就再也一直不跟她说过一句话。

早晨快下班的时候,吴克林抱着一叠文件走进去。他看了一眼毛温言,毛温言感觉到了她的眼神,便站起身来,等着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这是公司后日清早开会要用的材料,正反两面复印,按人头算,一人一份。”说完,把公文放在桌子上,提着公文包就出来了。

毛温言走到复印件旁,突然发现本身根本不会用。他左看看右看看,先找到开关,然后就起先雕刻那方面每一个按键的意义。

“你还没复印可以吗?”突然,一个声响从毛温言身后传来,吓得她冷汗直冒。

转过身,发现是吴总经理,毛温言赶紧把手中的文本藏在身后,像是怕被人抓到什么把柄,惊慌地探究:“正在复印,马上就好了。”

吴克林看着毛温言脸上的神采和慌张的规范,又看了一眼静悄悄并不曾运行的复印机,脸色一下子就变暗了。他问:“你是还是不是不会复印?”

见状毛温言低着头不回复,吴克林确信了和谐的想法。他把包放下,夺过毛温言手中的文本,很在行的把公文复印好、叠放整齐。

毛温言抿着嘴,不敢说话,等着听吴克林的训诫。

“集团迟早有一天被你们这么些关系户搞垮,除了扰民,什么都不会!”

毛温言呆呆地站在原地,走廊里飘扬着吴克林愤怒的鸣响。

下一篇


(未完,待续)

每星期天、三、五、六如期更新,欢迎追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