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的狂欢

和此书相遇缘起于晓卿先生在圆桌派第二季的《点菜:会点菜,吃遍天》和《宵夜:有故事的夜,中国清晨餐馆》两集里,窦文涛提到了他在看陈老师的那本书,里面的七个故事——一是在内蒙看过的忽悠白花花,全都是脂肪,却口感细滑、充满油脂香气的羊尾(《荤腥的邪念》);二是八个小情侣分手后,陈先生带女儿去吃他们事先常吃的延吉冷面,姑娘触景伤情(《睹食物思人》),感觉相当诙谐,便在蜗牛阅读上找来电子版。1七月24号~25号,两夜一天,爱不释手!吃饭、走路都在看。今天凌晨看完此书,不禁慨叹——”你带来欢笑,我幸运获得“(这是读库老六的话,感觉用来描写遭受美食、好书都再得体可是了!)

电子版,当真,那本书严厉意义上不算是什么经典的经济学小说,也不是一本菜谱类型的工具书,但就是那个小说,不仅有酒有肉,可以知足自我那种吃货仅从文字中取得的“小高潮”,更有充满人情味的小故事和喜笑颜开、抖机灵的小幽默,真是有趣!

在吃那几个方面,我同陈先生一致,是更偏爱市井烟火气的,形容食物的时候,有个更专业的词——镬气。不仅浮现在食物本身,我尽管博爱,但连接更偏好湘菜的火辣热腾,就连吃饭环境,我也是更爱好“接地气”的地点。因为在行研实习,去吃过五次星级旅舍的“商务餐”,食材高级、做法精细、摆盘精致,高级的没话说。然而,总是吃不出来美食的“愉悦感”,当然,那也和就餐时心境忐忑有很大关系……反倒是大家校园门口的妙婷,店面小、服务差、环境脏,其实倒也说不上来有多好吃,但就是那股热闹劲,就足以让自家二零一八年夏季光临它五、六次。每每有情侣说约饭,问去哪,我都会说“不介意的话,去妙婷?”羊蝎子火锅、烤串,配上冰特其拉酒,那热火朝天的空气才能烘托出好对象聚餐最美好的记得!(可能毕竟,最真正的情事是,穷…)

再说到苍蝇馆子的劳务,陈先生还有个理论——周郎馆子黄盖客,也就是说,有怎么着的饮食店就有如何的外人。“即便说翠清(香港(Hong Kong)的一家粤菜馆)是周公瑾,大家就是黄盖。须求一个苍蝇馆子的服务态度,无疑会追加你大饱眼福菜质地地的风险。”的确,若是一家餐饮店丰富好吃,服务员大多是不太理人的。想起来前段时间去西雅图的时候,专程去小郡肝吃串串,第一天夜晚8点多到,门庭若市,被告知还需等位1个多小时……无奈暂时先抛弃,第二天早上又跑去,终于进入了。同行的同伴给自己打预防针:“那里的伙计大概都是大婶,不怎么理人,想要什么要团结拿”,当然,我完全不介意,只要好吃!果然,吃到脆爽弹牙的牌号小郡肝的时候,丰硕领略了这家巷弄深处、服务不好、装修一般、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店为啥吸引那么多金奈人牺牲大把时间来等位,单就是那给味蕾带来的欢乐足以让您不经意除去食品本身之外其他所有的事物,耐心等待美味的逗引!

除却故事、段子、“知识点”、小谈资之外,陈先生形容食品时的文字,也会让你真诚惊叹:“那的确只有有名吃货才写得出去!”随便举个例子——“大概拥有食物的分享进度,都伴随着声音。人类的齿间可以透过感受的细微差别,区分脆、韧、酥、沙、绵、糯等口感或牙感。即便是脆,又分裂蔬果类汁水丰盈的鲜脆、油脂烹炸食品的香脆、焗烤谷物类的焦脆、烘焙点心类的酥脆、炒制干果的生脆、渍制脱水蔬菜的柔脆……“天,单单就脆那一个口感,陈先生可以划分至此,并如此精确的叙述出来,《舌尖上的中原》的文案也是陈老师自己写的吧!

说到美食类书籍,我是真的很喜欢!乐趣一是足以看来局地菜谱,打算mark下来有机遇自己尝试一把;二是看那么些生活类的图书,可以观望作者在食品方面呈现出大方生活态度和永无止境的好奇心,更首要的,是在温馨不得不可怜兮兮的吃食堂的时候,从文字得到部分美食的喜欢,不是有这句话嘛,感官都是相通的!在此以前看过梁秋郎的《人间至味是清欢》和蔡澜先生的创作,都丰硕喜欢。陈老师的那本《至味在人间》里面的文字同样幽默轻快,可读性非常强,一些故事也卓殊耐人咀嚼。别的看此书,让自己再一次种草了汪曾祺先生(还记得高邮的咸鸭蛋,从小学语文课本上初次相遇,让自身“垂涎至今”)——“汪先生做人有士大夫的单身气质,写作品更能把中华文字调动到极致又不做作。最根本的,他只记述美食,不讲道理”。

空闲了自家要找汪先生的稿子来探望!嘿嘿,突然发现,好像除夕时期很方便!

相关文章